您的位置 首页 奢品

不受待见的方形表 | 先生专栏

专栏 · 腕表 1904年,卡地亚为一位名叫 Alberto Santos-Dumont 的飞行员专门打造了一款搭配表带的腕表,以方便他在飞行的时候读取时间。从此,怀表正式退下历史舞台,腕表进入了商业量产时代。

专栏 · 腕表

1904年,卡地亚为一位名叫 Alberto Santos-Dumont 的飞行员专门打造了一款搭配表带的腕表,以方便他在飞行的时候读取时间。从此,怀表正式退下历史舞台,腕表进入了商业量产时代。

国庆假期在浙江的山林里度过,几天之间竟然看到三个本地男士戴着卡地亚的方形 Santos 腕表。是浙江人偏爱方形表吗?还是浙江人买了太多卡地亚?我想是因为后者。我记得温州早在十五年前就成为了卡地亚的一线市场。卡地亚前段时间主打 Santos ,又推出比以往更纤薄的 Santos Dumont 款式,通过我的田野调查,在浙江的销售转化看来不错。

Santos 的初次认知大概是在2005 年,那时住在北京,在鹿港小镇或金湖茶餐厅中,经常会看到邻座的香港人戴着 Santos Santos 实在太过抢眼,是那种你根本无法藏在袖口里的腕表,直男风范十足,可以和沛纳海竞争。可是过去十几年,Santos 在内地的生意却怎么都做起不来。

我在浙江的观察结果并无法代表整个中国的手表消费。对国人而言,圆形表依旧是最稳妥的选择。

当然,在整个手表世界里,方形表的比例大概也不超过5% 。尤其对于传统瑞士制表起家的品牌来说,圆形表就更是主流之主流。比如你几乎不可能会在劳力士看到不是圆形表盘的手表。如今有些抢手的表款会用多边形表壳圈住圆形表盘,比如爱彼的皇家橡树、百达翡丽的鹦鹉螺,但它们说到底也没有逃脱圆形表这个束缚。

不受待见的方形表 | 先生专栏

Harry Winston 海瑞温斯顿 Emerald 腕表系列33毫米石英腕表

Baume & Mercier 名士汉伯顿系列 Hampton 自动上链腕表大型款

TAG Heuer 泰格豪雅摩纳哥系列计时码表

那么,方形表是怎么来的呢?又是谁在支撑着方形表的小众细分市场?

我们要溯源一下了。虽说我们经常听到说某某手表品牌有200 多年的历史,但其实手表的诞生也无非是20 世纪初的事情。在那之前人们使用的是座钟和怀表。19 20 世纪之交时,欧洲人的着装风格发生了巨变。人们开始对日常穿着的衣服做减法,解放身体的束缚。怀表开始展现出它在使用上的不便捷性。有些怀表制造商开始陆续想到把小型怀表加上金属表链,方便戴在手腕上,看时间因此更方便。但这都没有形成一个市场规模。

展开全文

直到1904 年,卡地亚为一位名叫 Alberto Santos-Dumont 的飞行员专门打造了一款搭配表带的腕表,以方便他在飞行的时候读取时间。这款表不是从圆形怀表中简单改款而成,而是专门打造,考虑到了连同表带在内的整体美感。于是从这时开始,怀表正式退下历史舞台,腕表进入了商业量产时代。然而,这第一个现代腕表的表盘却是正方形的!这来自卡地亚当时非常反传统的创新设计思维。

1917 年,一战刚刚结束,军用坦克的外观线条又催生了长方形表盘的坦克系列腕表的诞生。

进入1920 年代,几何线条的装饰艺术风格开始席卷全球,从纽约、巴黎到上海。装饰艺术自然而然融汇进卡地亚的设计美学之中,两者不谋而合。在那个时代,诞生于巴黎的卡地亚应该是生产最多非圆形手表的制表商了。而同期的那些传统瑞士制表商则还在圆形的世界中追逐内在机芯的升级,而没有把重心放在外观设计之上。

巴黎是那个时候的宇宙中心,在创意设计上无出其右。积家 Reverso 翻转腕表诞生在1930 年,虽然制造发生在瑞士,但是设计师却是法国人 René-Alfred Chauvot 。因此 Reverso 也带着浓厚的装饰艺术风格。

艺术的熏陶和美学的启蒙使得再没有人比法国人更钟爱方形表了。住在巴黎的时候,我总能在左岸那些老巴黎人的手腕上看到他们戴了几十年的 Reverso 、坦克,或者是名士。

名士表在法国受到欢迎,我想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它的外观审美太过传统法式,跟中国人被传统瑞士手表品牌培养起来的惯性审美大相径庭。

豪雅的摩纳哥系列方形表首发于1969 年,比卡地亚的 Santos 更粗狂、更运动。摩纳哥腕表是法国多位米其林名厨的心头好,恰契合了他们膀大腰圆的身形和厨房里飞扬跋扈的气势。

不同于法国人的方形腕表启蒙和装饰艺术风格浸染,中国人对手表的审美起点就是圆形。欧米茄是进入中国市场最早的钟表商,1895 年就代表瑞士手表来到中国。抗战爆发后,生意中断了半个世纪。不过很多人可能都知道,郭沫若曾经送了毛主席一块欧米茄手表,便是圆形。我们小时候看到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戴的手表也无一例外都是圆形。

我想一个原因是因为改革开放后最先进入内地市场的都是瑞士的传统制表商,浪琴、欧米茄、劳力士,它们基本只生产圆形腕表。卡地亚、豪雅、积家、名士这些拥有出色方形表款的品牌则是在1990 年代后才陆续进入中国市场。

另外一个原因,也来自中国人对圆形的天生迷恋。圆润,圆满。方形或长方形的棱角分明,不符合中国传统审美。

但我却总是会对戴着方形表的人多看一眼。他们也许会被狂轰乱炸的广告营销所影响,但终归有着自己的一点独到审美。而但凡有勇气生产出方形表来卖的品牌,也必然有着自己的独特之处,至少比那些只会买圆形表的品牌来得有趣些。

不受待见的方形表 | 先生专栏

叶天雄

法国ESSEC奢侈品管理MBA,巴黎蓝带受训厨师

以巴黎为圆心环游世界,探寻一切美好和美味的要义

特约撰文:叶天雄

后期:数码指标

编辑:孔亮

执行:Seraphi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wen8.com/39254.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