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疫情引发全球债务海啸,各国央行也解局乏术

图片来源:pixabay 记者 | 肖恩记者 | 肖恩为了支撑在疫情中摇摇欲坠的经济,各国政府和企业不断增加支出,最突出的后果就是债务激增。

疫情引发全球债务海啸,各国央行也解局乏术

图片来源:pixabay

记者 | 肖恩

记者 | 肖恩

为了支撑在疫情中摇摇欲坠的经济,各国政府和企业不断增加支出,最突出的后果就是债务激增。

国际金融协会(IIF)18日发布的报告指出,今年前三个季度全球债务总额已经增加了15万亿美元,达到272万亿美元,预计至年底债务水平将飙升至创纪录的27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365%,较2019年底提高45个百分点。近一半增幅来自以发达国家为首的各国政府。

IIF警告称,债务累积的速度,将使未来全球在避免“对经济活动产生显著不利影响”的情况下减少债务的难度更大。

实际上,债务问题在疫情前就初见端倪。根据IIF的数据,从2016年到今年9月底,全球债务增加52万亿美元;相比之下,2012年至2016年期间全球债务仅增加6万亿美元。

疫情引发全球债务海啸,各国央行也解局乏术

展开全文

全球债务水平在疫情爆发后飙升。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其中新兴市场债务问题最为严重,其债务占GDP比重今年以来已经上升26个百分点,接近250%。新兴市场国家政府今年花在还债上的财政收入比例也急剧上升。

疫情引发全球债务海啸,各国央行也解局乏术

尽管在全球央行降息的大环境下,借贷成本处于低位,但受疫情影响而不断减少的财政收入,依然使新兴市场国家无力还债。过去几年因为大量发行债券而产生的“债务陷阱”在疫情催化下集中爆发。

以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赞比亚为例。本周,这个非洲国家成为今年第6个债务违约或重组的发展中国家,近10年来发行的巨额外币债券成为压垮赞比亚财政的负担之一。

2012至2015年,赞比亚陆续发行了3支高利率主权债券,募得近40亿美元。其中一笔在2012年发行的10年期欧元债券将于2022年到期,总价值7.5亿美元。

跟赞比亚境遇相仿的新兴市场国家有很多。安哥拉在2015年首次发行主权债券后,几年来已经筹集到80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截至2019年的数据显示,本世纪以来全球24个低收入国家通过发行外币债券筹资总额高达1350亿美元。

据IIF估计,从现在到明年底,新兴市场的债务人将必须偿还约7万亿美元债务,其中约15%是美元计价债务,这使债务人还要面临汇率波动风险。随着疫情继续发酵,预计会有更多国家加入违约行列。

通过货币政策工具填补赤字不是良策。摩根大通新兴市场研究部负责人奥甘尼斯(Luis Oganes)表示,如果新兴经济体继续购买本国债券推动财政赤字货币化,将面临通货膨胀率上升的风险;但如果任由债务继续膨胀,又存在通缩的可能。

20国集团(G20)10月同意将暂停偿债倡议(DSSI)延长至2021年上半年。该倡议迄今已暂缓世界上46个最贫穷的国家和地区今年到期的债务本息偿付,总金额约50亿美元。

最新一次G20峰会将于21日和22日在线上召开。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要将暂缓偿还债务的期限延长至2021年底,并将相关措施的覆盖范围扩大至脆弱的中等收入国家,防止全球衰退演变成又一次全球大萧条。

但不少主权债券持有者都是私人金融机构,因此仅仅靠政府层面的债务豁免并不足以解决新兴市场的债务危机。IMF提出,要加强集体行动条款(CAC),提高债务重组的速度,并引入新条款,在经济体遭遇自然灾害时自动触发暂缓付款。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的债务问题也不容小觑。发达市场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在今年第三季跃升至432%,2019年底的水平约为380%,其中有一半来自美国。

根据IIF的数据,2020年美国债务总额可能达到80万亿美元,比去年增加9万亿美元。

再次成为疫情中心的欧元区也被背负着沉重的债务。截至9月,欧元区债务规模增加了1.5万亿美元,达到53万亿美元。

由于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医疗保健、社会保障等支出大幅增加,发达国家的债务规模在过去几年已经不断扩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显示,自2007年至2019年,美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从40%上升到89%,英国从44%上升到111%,法国从81%上升到134%。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年初发布的《预算和经济展望:2020至2030》预计,到2030年美国财政赤字水平将达到GDP的5.4%,比2020年提高0.8个百分点,而过去50年的平均水平也只有1.5%。到2050年,债务总额将达到GDP的180%。

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也在去年警告称,脱欧和持续提高的老龄人口比例使财政支出面临更多上行压力,英国政府在在2025至2026年实现预算平衡目标的难度也随之提高。

但评级机构标普(S&P)10月底发布的报告指出,在经济复苏预期、疫苗研发进展、有利的金融环境以及企业、政府、家庭支出增加等因素共同作用下,短期内出现全球性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不大。报告预计,全球范围内的低基准利率将维持到2023年。

过去50年,世界经历了4次债务浪潮,其中前三次都以普遍的金融危机告终。始于2010年的第4次债务浪潮是规模最大、增速最快和范围最广泛的一次,但由于极低利率和大规模货币政策缓解了部分风险,各国才得以避免系统性债务危机。而新一轮债务浪潮在2018年就已经响起前奏。

世界经济论坛指出,在债务不断攀升的背景下,掌握着印钞机的央行是政府最可靠的后备力量,美联储每个月购买的国债达到800亿美元。但通货膨胀的风险同样棘手,例如在一战后出现恶性通货膨胀的德国,餐厅服务员每半小时就要更新一次菜单定价。

此外,经济学家莫约(Dambisa Moyo)在《金融时报》撰文称,由于各主要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仍未摆脱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也没有余力进一步加强货币政策工具解决债务问题。

IMF在2019年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指出,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短期内支撑了经济,但同时也可能鼓励债务的过度积累。如果出现实质性的经济放缓,那么其造成风险的严重程度相当于全球金融危机的一半。这也正是疫情冲击下各个经济体面临的相同困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wen8.com/3928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