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股票

炒股酬懒不酬勤,钝感者最成功?这家"佛系"私募7年满仓,收益率碾压同行!如何做到的?第一步很关键

以上音频技术来自:讯飞配音 投资小红书——第13期 “各种技术流派的鼻祖,基本没有一个是富的,比如江恩是穷困潦倒,利弗莫尔开枪自杀,这是经过历史盖棺论定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结局的话,你要跟他学吗?相反,大的价值流派,无论是巴菲特、费雪还是彼得林奇,都是善终的。从结果来看,走哪条路线就很清楚了。”

炒股酬懒不酬勤,钝感者最成功?这家"佛系"私募7年满仓,收益率碾压同行!如何做到的?第一步很关键

以上音频技术来自:讯飞配音

投资小红书——第13期

“各种技术流派的鼻祖,基本没有一个是富的,比如江恩是穷困潦倒,利弗莫尔开枪自杀,这是经过历史盖棺论定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结局的话,你要跟他学吗?相反,大的价值流派,无论是巴菲特、费雪还是彼得林奇,都是善终的。从结果来看,走哪条路线就很清楚了。”

“我们强调的是高度与国同生,我曾经开玩笑对合伙人说,假如能把我们所管理的资金投资于全球经济最景气的几个国家指数,等于把我们的钱与地球绑在一起,地球不爆,我们就没事。”

“很多金融行业的人会问我,你这个就是量化多因子模型吧,我说,其实你们在说量化多因子模型之前,我并不知道有这个东西。我是把所有商业的东西表达成逻辑和模型,进行量化,我是演绎法;金融行业做法基本是归纳法,重点是股价因子,太看重历史股价的量化模型是不可持续的,类似看后视镜开车。”

“择时是靠不住的,一般来说除了极度泡沫情况下,我们是不择时的。基金经理择时错误率60%,个人投资者择时错误率大于90%,心里想着高抛低吸,实际做着追涨杀跌。”

凤翔投资2013年才成立第一只产品,但公开业绩记录仅有2年后,寂寂无名的凤翔就与重阳投资、赤子之心等老牌私募在2015年9月一道入选招商证券MOM(私募中的私募),招商证券定义凤翔投资为“小而美”。凤翔投资经也受住了A股过去几年大波动的考验,截至2020年11月5日,凤翔1号7.2年的收益率397.9%,万德数据显示业绩排名同类产品前1.5%。

凤翔投资创始人岑亮来自实业,此前并无任何金融教育背景和金融从业背景。但岑亮作为一个典型的理工男,一开始就从漫长的历史数据中去寻找答案,“凡事方向要正确,第二步才轮到拼智商”。正是从股市最底层的运行逻辑出发,长期持有一批低估值高性价比的公司,凤翔投资长达7年的投资实践才碾压了很多金融业的前辈。

投资需要有个正确的逻辑起点,但很多投资者,包括许多常年混迹于金融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够。投资大佬段永平曾说过,“believe”的建立需要多年的经验和理解,不幸的是,多数人有着丰富的经验,却从来没有真正“理解”,投资归纳起来就是: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公司未来的现金流折现,信仰是骨子里相信,不会因为任何影响而动摇。

展开全文

凤翔投资的实践也印证了,投资哲学在投资中起到的核心作用,没有正确的投资哲学,所有的努力都是南辕北辙。

逻辑起点:股票是大类资产中最好的资产

出身于实业的岑亮恰是价值投资的信仰者。“我的第一步,是先想清楚了股票是大类资产中收益最高的资产,美国沃顿商学院西格尔教授用大量统计数据说明了这个事实。”岑亮说。

美国沃顿商学院杰米·西格尔教授所统计的1802年至2012年美国市场的数据显示:在210年间,一个充分分散的股票投资组合的年均真实收益率是6.6%,长期政府债券的年均真实收益率为3.6%,短期债券的年均收益率为2.7%。黄金的年均收益率只有0.7%,美元的购买力则年均下降1.4%!

岑亮认为,股权本质上是既是资产又是凝结人类劳动的组织,资产的本质是抗通胀,企业股权是个性化最大的一类资产,有的企业飞速成长,有的却大幅萎缩,挑选难度较大,但整体而言人类经济是不断增长的。

岑亮表示,很多金融专业人士认为债券风险小,但这是一个谬论,债券有两个很致命的风险,一个风险是当出现恶性通胀,债券就沦为废纸;第二个问题,是信用风险。“什么样的公司发债?我们公司(朗恒电子)不发债,贵州茅台、五粮液等现金流充沛的企业也不发债,只有经营水平在后一半的公司才会发债。债券收益本来就很低,如果一个投资标的出现重大的风险,要多少收益才能补偿回来。”

投资理念:价值派是可复制的模式

既然得出结论,股票是200年金融史上最好的资产,那么到底应该追寻哪种投资理念,技术派还是价值派?

岑亮发现,各种技术流派的鼻祖,基本没有一个是富的,比如江恩是穷困潦倒,利弗莫尔开枪自杀,这是经过历史盖棺论定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结局的话,你要跟他学吗?

岑亮认为,技术流派哪怕某些时段有效,某些时段赚了大钱,但都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技术流派背后存在众多的心理因素、国家政策、投资者构成等影响因素,太不稳定,比如投资者构成一变,某些曾经有效的技术指标就会失效。

“但大的价值流派,无论是巴菲特、费雪还是彼得林奇,都是善终的。价值流派不仅有好的结果,而且逻辑也是推不翻的,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未来现金流的折现,股票是有内在价值的。”岑亮说。

因为深信股票短期是投票器,长期是称重机,凤翔投资在市场恐慌的时候可以顶住压力,长期持有优质公司,享受时间的复利。凤翔投资2019年年报的主题是《钝感者成功》:2004~2019年股票型基金平均涨幅达870%,年化收益13.5%,但绝大多数基金投资者都因为错误地高买低卖、追风格,而没有获得平均收益甚至亏损。

“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正是由于经济或快或慢的年年增长,每一轮熊市底部都高于上一轮熊市底部,每一轮牛市顶部也都高于上一轮牛市顶部,长期下来,牛熊已经不那么重要,股市的长期趋势就是在波动中越走越高。正所谓抄底逃顶也只是术,长期复利才是王道。”

凤翔投资认为,在投资市场上,天道酬懒不酬勤,很多忘了账户密码长期在外旅游的佛系青年,多年后打开账户一看收获丰硕。反倒是天天盯着净值和股价的投资者,勤奋20年还亏着的也不在少数。

岑亮表示,要获得资本市场的长期高额回报,首要的条件就是拿得住,市场是不可测的,正常情况下都是不择时的,除非市场泡沫非常严重,才会减仓,做到大周期反向操作。

投资方法:极度分散,低估值保护,寻求高性价比公司

岑亮说:“我最初尝试了下追涨杀跌能否克服,通常我都认为我是个没有人性的人,但我发现无法做到完全克服,主观的路线会受到人性的干扰,我就要走被动路线,被动路线实际就是量化。”

岑亮本科就读于重庆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研究生就读于西南大学遗传学专业,生活中也是个极其理性的人,凡是添置电脑、衣服、相机等东西,均在购买前用量化的方式去评估。“我妻子是心理医生,华西医科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她经常把我作为一个强迫性案例,把我的表格拿给大家看,去跟学生讲,大家笑得前俯后仰,她说我这就是典型的强迫症。”岑亮在进行投资的时候,也自然用到了量化的方式。

岑亮认为,量化也被证明是长期有效的方法,比如典型的是申万风格指数,仅仅通过一个很粗暴的二分法,就可以看到高下。比如,申万高市盈率指数和低市盈率指数相比,低市盈率指数大幅跑赢;绩优股指数也是大幅跑赢微利股和亏损股指数。而美国的Smart Beta存在的时间更长,大家早已证明这是个有效的办法,凤翔投资所做的是更加优化和完善。

岑亮说,指数即企业群,是国家经济中各行业优秀企业的大组合,风险仅相当于国家风险,长期看随着经济增长指数必然随之持续上涨,并且超过国家经济增长的整体水平(GDP).量化投资回归到本质,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买公司就是买公司未来的现金流折现,只不过它的各个参数怎么去设,这个问题就很巧妙了。

凤翔投资的做法就是,首先认同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特点,商业模式不一样,针对万得100多个行业,尽量理解每个行业是怎么做的,针对不同的行业设置不同的参数和评估法。凤翔的投资风格是分散而均衡,类似指数增强策略。

岑亮进一步解释道,针对轻资产的、不靠资金驱动的、没有太强周期的行业,比如消费品行业,自由现金流折现法就足够好了。但也有很多行业有各种各样的弱点,有的行业有六个以上的弱点,虽然不是好行业,但也是可以评估的。比如,金融地产典型资本推动型的,除了管理能力外,内生性增长不应该超过ROE,因为杠杆率太高的话,会带来不稳定的风险。

“任何一个公司都有相应价格,一个行业再差,极端点说,白送我也可以,当一个东西不够好的时候,如果它足够便宜,也可以。要么你够好,要么你够便宜,综合起来就是性价比。”岑亮说。

2014年和2015年,凤翔投资重仓持有蓝筹股。“一肚子蓝筹,别人说你是蓝筹基金,我说不是,小票太贵了,买不下去。”岑亮说。

站在当前时点上,岑亮对于估值较高的医药股和白酒股也是充满警惕的。他举例说,对于估值高达上百倍的医药龙头,假设若干年后,这家公司既没有出现黑天鹅,估值也没有下降,投资者拿到的年化收益就是公司每年的增长率加上分红,高估值公司分红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就算最好的结果,这家公司的增速不会衰落,但对投资者来说性价比不划算。

对于当前的热点高价股,凤翔投资一点都不动心,而是持有了“36个行业70家公司的股权,平均市盈率15倍,净资产收益率17%,股息率2.4%”。

“理论上说,这些公司既然性价比最好的,没理由跑不过大盘指数,短期来说不一定,长期来说,没有理由跑不过大盘指数。”岑亮说。

在仓位上,岑亮认为,市场是不可测的,无论是上交所还是其他机构都发布过类似的数据,所有类型投资者,无论大中小户,法人户,还是基金经理,整体来看,择时都是无效的,而且都是负收益。

那么,能否持续找到具有高性价比的公司?岑亮认为,量化投资的缺点是深度不够,但优点是宽度足够,只要大家的认知和风格在发生不断变化,所有的股票都在起起落落,总能出现性价比高的股票。

财富观:追求财富之外的东西

岑亮在2007年研究生毕业之前,就已经联合创立了朗恒电子。2005年创立的朗恒电子目前已经走到了上市辅导的最后阶段,朗恒电子旗下Fenix品牌涵盖高中端手电、头灯、自行车灯、露营灯及其配件产品,广泛应用于户外、军警、安防、工业等领域。

岑亮的创业可以追溯到学生时代。据岑亮介绍,岑爸爸是重庆当地一位有名的工程师,在五十铃国产化的过程中曾攻克难关,获得过重庆市劳动模范称号,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自然从小就玩各种东西,包括每一代的电子游戏机。

在读研究生期间,岑亮爱上了改造用于户外和军事用途的强光手电,成为资深“发烧友”,当时也认识了两个深圳的易趣卖家,两个卖家发现经过岑亮推荐的强光手电非常好卖。2005年,两个卖家提议岑亮设计一款强光手电,岑亮设计的参数在“发烧友”论坛公布后得到市场的认可,三人遂决定一起创业。2006年,这家公司的销售额就达到了900万元。

“这种公司是典型的现金奶牛,每年都要推十几款新品,很多产品也会每年更新,每次更新后都重新定价,公司具有很强的定价权。公司向前跟供应商账期是60天,向后对经销商是先款后货。正是因为要为公司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寻找去处,我才开始涉足投资。”岑亮说。

“我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甚至不喝茶不喝咖啡,跟朋友聚会,大家说吃点什么?我的回答是水果。喝点什么?白水。我还要等到我的生命科学突破的时候。”岑亮说。

岑亮认为,人的快乐有两条路线,一条是多巴胺路线,还有一条是内啡肽路线。从多巴胺路线来说,当你适应了一个强度的刺激后,就想着下一个强度的刺激,这个刺激总有顶,最强的刺激是吸毒,吸毒适应了一种剂量,就会想着下一种剂量,强到最后就会死掉,多巴胺路线不可持续。

“如果想要自己活得既健康又比较快乐,只能追求内啡肽路线,去享受成长的快乐,意义更大。”岑亮说。

凤翔投资目前已经联合成立西南大学–凤翔生命科学基金,通过捐赠+投资增值实现双造血,每年激励在生命科学领域做出重大贡献的广大高校师生和科研工作者,同时提升社会对生命科学的关注度。凤翔投资的长期目标,是依托专业的投资能力和投资人的认可,捐赠和组建一个生命科学教育及研究基金会,致力于投资抗衰老、绝症治愈、器官再生、潜能开发等方面的生命科学前沿科研,并奖励做出贡献的杰出科学家。

券商中国是证券市场权威媒体《证券时报》旗下新媒体,券商中国对该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相应法律责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新闻吧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xinwen8.com/4046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